外国舰艇欲闯我领海 被中国神盾舰以30节高速逼退

发稿时间:2016-05-25 浏览次数:19

兰州舰上的现役女兵,右二为副值更管李海萄,右三为操舵手孟佳丽, 左二为传令兵赵翠琳。

原标题:兰州舰女兵,与外军捉迷藏

30节什么概念?几乎是6千余吨导弹驱逐舰兰州舰的最大航速。战备巡逻时的兰州舰,经常会以这样的高速巡航,有时深夜,有时凌晨。

茫茫海上开这么快,什么感觉?

操舵的女上等兵孟佳丽答的干脆:“有过害怕,有过紧张,但要看什么时候,有时就忘了害怕,连紧张也变成兴奋,甚至嫌慢,恨不得插翅能飞才好。”

什么情况让刚上舰不到一年,掌舵才几个月的女兵孟佳丽不再害怕、忘掉紧张?

战争并不遥远

将兰州舰开到近30节航速,令孟佳丽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去年某月,那时她独立操舵驾驶军舰才刚一个半月。

那天,正在某海域执行战备巡航任务的兰州舰,忽然接到上级命令,要对几海里外正在不断加速航行的某舰进行跟踪监视。

两天前就早已开始密切关注该舰动向的兰州舰收到命令后,立即调整航向高速向该舰追去,此时操舵的正是孟佳丽。

“右满舵,航向XX,” 听到舰长口令,孟佳丽迅速做出反应,此时是下午5点,天还很亮,她能看到远处的某舰,甚至能看到它正在变小,说明正加速远离。

孟佳丽紧张了,距离太远就很难根据对方的海上行动做出反应进行情况处置,她生怕自己听错口令打错舵耽误时间、延误速度,丢失跟踪目标。

那一次,该舰企图闯入我领海,追上该舰之后,孟佳丽根据舰长口令,驾驶兰州舰机动占位,始终靠近我方一侧航行,迫使对方无法靠近。

当时,女传令兵赵翠琳在忙着用摄像、照相机对该舰进行拍照取证,女信号兵陈虹丹则通过甚高频不断喊话: “This is Chinese ship 170, you will soon enter the territorial sea of China, alter your course and leave at once to avoid miscalculation。”

“我是中国海军170舰,你即将进入我领海,为避免误判,立即转向远离。”

那一刻,孟佳丽说没感到害怕,取而代之的可以说是愤怒。那一时,孟佳丽确实感到紧张,但这紧张却让她精神抖擞。

面对近在咫尺的“敌人”,随时准备作战,甚至为国牺牲的滋味,是当时刚刚上舰三个多月的孟佳丽从未有过的。

没想到战争可以离自己这么近,没想到保家卫国的想法这么强烈,93年出生的孟佳丽说,这让她真正体会了“兵”的涵义。

能力才是根本

追逐跟踪的时候,作为操舵手,孟佳丽对对方舰艇之快速和狡猾印象深刻。

我舰收到命令后才提速,对方因为占了先发优势,提速之后一旦全速前进,有时能在两个小时内把彼此的距离拉大六七海里,让看不到目标的孟佳丽倍感焦急。

不像孟佳丽在驾驶室能将一切看得真切,女雷达兵黄清平虽然一样迫切地想要去赢下这场追逐战,却不能直观地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,只能通过面前的显示屏去感知孟佳丽的焦急。

黄清平操控的雷达能在几十公里外就发现海上目标,在追逐该舰时,一旦对方超越视距脱离视线,必须依靠她的识别和准确定位才能继续跟踪监视。

这一次也不例外,该舰因为速度快,有一段时间一度脱离视线以及导航雷达的观察范围,为了给孟佳丽指引方向,黄清平不得不目不转睛注视着屏幕,生怕漏掉一丝信号丢失目标。

她不担心对方的全速航行,这样反而不容易丢失目标,且这种情况对方多半坚持不了太久。

因为连续长时间高速航行,不仅油料消耗巨大,是经济航速的三至四倍,而且很容易使机器达到极限,导致不可挽救的故障,如此大的代价,再牛的军舰也受不了。

所以该舰在竭尽全力高速脱离之后,发现最终不能摆脱兰州舰,很快就不得不慢下来另想办法。

一路上,狡猾的对方舰艇要么借助路过的商船做掩护,要么抛出一些假目标信号,企图造成我方雷达的误判。

为了找准、分清、不丢掉目标信号,与一直在海面上与该舰切磋航技的孟佳丽一样,黄清平这一路可谓费尽心力。

此次之后,两人深刻意识到,“光想打是不够的,面对真正的敌人,较量的不光是勇气和决心,还有操纵装备与之一战的能力。”

敌情也是机会

相较于孟佳丽和黄清平两个刚上舰的新同志,兰州舰副值更官,海军2012年第一批上舰的女兵之一,上尉李海萄,可算是见多识广的老兵。

这一次跟踪监视某舰,不过是她执行的若干任务中的一次而已。因而除却临战的兴奋,更冷静地明白个中深意,“其实对方和我们一样,早已适应习惯了这种彼此斗智斗勇的游戏。”

像这次对方舰艇高速脱离的情况只是偶尔。通常情况下,对方知道无法摆脱我们,一般不会如此大伤元气地折腾。

“对方是在试探我们的底线,而我们的锲而不舍,恰恰展示就是我们的底线和决心。我们在用行动告诉对方,任何想要侵犯我领海主权的企图,绝不会被丝毫容忍!”

在老兵李海萄眼里,每一次这样的经历,除了让自己斗志更加昂扬,还是一次最贴近实战,甚至就是实战的练兵。

有一回,对方舰艇高速脱离的过程中,不断采取S形或之字形的曲折机动想要摆脱我舰,当值的李海萄立即进行机动绘算,即根据对方的距离、速度、航向等参数计算我方跟近对方的最佳线路和方位。

由于绘算的准确,李海萄帮助我舰取捷径及时截住了对方,令对方的一切努力徒劳无功。李海萄为此很是兴奋,从此也隐隐把与对方交手过招当作了一种乐趣。

辩证地去看,既然敌情不可避免,就把每一次敌情当作磨刀石,反倒是提高自己的最快途径,李海萄相信,年轻的孟佳丽和黄清平,在经历过这次惊心动魄的追逐之后,一样会深有感触。

广袤的大海,汹涌的不止波涛,还有暗战的硝烟。

如今,兰州舰的女兵们每次执行战备巡逻任务时,都早已把敌情当作最好的练兵机会,她们的心态越来越平,标准却越来越高,能力也越来越强……

(摘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网)

苏州大学人武部